<optgroup id="g3z1h"></optgroup>
<sup id="g3z1h"><menu id="g3z1h"></menu></sup><delect id="g3z1h"><pre id="g3z1h"></pre></delect>

<delect id="g3z1h"></delect>

      <div id="g3z1h"><tr id="g3z1h"></tr></div>
      <em id="g3z1h"><ol id="g3z1h"></ol></em>

        《序幕》卷一 章1

        96
        爪爪木
        0.4 2018.10.24 18:01* 字數 3342

        第1章

        2016年4月5日,19:20

        這對尋常人家來說是個再尋常不過的時間。

        一家人圍著桌子,吃吃飯,聊聊天,看看新聞聯播,一天也就這個時間是放松的。

        在海港城,也是一樣。

        李賀不在家,只有三歲的孩子和孩子的媽媽蔣雯。

        母子兩個正在看電視,門鈴響了。

        蔣雯打開門,門口是一個三十多歲高高瘦瘦的男子。門口燈光黑暗,蔣雯看不清來人的長相,慌張的問了一聲:“你找誰?”

        男子問:“李醫生在家么?我不太舒服。”

        李賀是市醫院的醫生,醫術高超,人又長得帥,經常有女病人借看病上門騷擾,讓蔣雯不厭其煩。男的找上門還是第一次。

        “李賀今天值班,你到醫院找他吧。”

        蔣雯說完準備關門,卻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孩子找媽媽跑出來看,就看到蔣雯倒在地上。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危機意識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頓時嚇得瑟瑟發抖,哭了起來。

        男子一把抓起他,消失在了夜幕中。


        2016年4月5日,22:05

        任翊飛脫了衣服,準備上床睡覺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屏幕上赫然亮起的,是李賀的名字。

        李賀是任翊飛的高中同學,品學兼優,考試總是全校前五,因此任翊飛對他的印象很是深刻。在任翊飛的印象里,但凡是領域的佼佼者,總會活得很累,下意識便不想與這種人做朋友,壓力太大。

        再次聯絡是前段時間的同學聚會。聽說李賀做了醫生,任翊飛覺得要是有個病痛的沒準兒還能靠得上這個老同學,便彼此交換了聯系方式。只是沒想到,自己還沒找他,他倒是先找上自己了。

        任翊飛接起了電話:“喂,李賀。”

        “任翊飛。”李賀的聲音就跟他慣用的手術刀一樣沒有溫度,在電話那頭響起:“上次同學聚會,好像聽你說起自己是警察。”

        “嗯,對啊!”任翊飛老實回答,“不過我只是個戶籍警。”

        “我想請你幫個忙。”李賀說道:“我兒子被人綁架了,對方什么口信都沒有留下,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報警。你能幫我嗎?”

        任翊飛扯了扯嘴角,頗為無奈地想,我可以拒絕嗎?

        “可是我只是個戶籍警……”任翊飛軟綿綿地拒絕,“……可能幫不上你什么……”

        “我也知道貿然找你尋求幫助有些難為你,但是你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個人。”

        任翊飛多少也知道李賀的性格,特別驕傲,輕易不求人,現在對方開了口,又是兒子被綁架這種事兒,不幫有點兒說不過去,磨磨蹭蹭地掀開被子下床,一邊套上拖鞋一邊說:“你等等。”

        走出臥室門,任翊飛在客廳窗戶透出的昏暗月光中沿著過道走到另一扇門前,敲了敲門,喊道:“哥,我能進來嗎?”

        一個低沉而帶有磁性的聲音傳出來:“進。”

        任翊飛開門進去,任家的大哥——任宸羽正背對著門,坐在書桌前寫著什么。任翊飛走到他旁邊,低著頭踢著地板,小聲說道:“我有一個朋友的兒子被綁架了,想請你幫忙。”

        任宸羽放下筆,神色一凜,問道:“怎么回事兒?”

        任翊飛搖了搖頭,把手機遞給他:“我沒打聽,你自己問吧。”

        任宸羽露出一個頗為無奈的神情來,接過電話:“你好,我是任宸羽,阿飛的哥哥。可以請你說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嗎?”

        “你好,我叫李賀。”對方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任翊飛看著任宸羽的眉頭一點點鎖緊,然后站起來走到了窗邊,便知道這件事情大概沒那么簡單,有些百無聊賴,偏偏自己還不能走,只能拿眼睛去瞄書桌上攤開的東西。

        那上面是一沓警校學生的操行評定。

        任宸羽今年32歲,當年在警校學習的時候,他是以綜合成績第一名畢業的。畢業之后立刻被安排進了海港市刑警大隊,工作期間表現優異,不到五年就升上了副隊長。當時才27歲的任宸羽還有一個同為警察的女朋友,名叫楚琪,兩個人在警校學習的時候就彼此愛慕,畢業了之后理所當然地談起了戀愛。本來已經準備要結婚了,卻不曾想在一次約會途中居然出現了槍擊事件,任宸羽因為路上堵車而逃過一劫,楚琪卻死了。

        任宸羽為此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市局為了照顧他的情緒,把他從一線撤了下來,讓他去警校當教官。這一撤,就是五年。

        五年來,任宸羽教出了不少的學生,他們在自己的崗位上都有著不俗的表現。可是任宸羽只要想到楚琪的死,就對重回前線這件事有一種莫名的抵觸。

        一個人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怎么去保護別人的安全呢?

        任翊飛時常覺得任宸羽這些年過的太苦了,這種苦不是來自于物質,而是從楚琪死后到現在,任宸羽心中沒有一刻放下過對自己的檢討和對楚琪的愧疚。他覺得如果那天自己準時赴約的話,也許楚琪就不會死。雖然殺害楚琪的那個瘋子已經伏法,可任宸羽卻覺得沒有能保護好楚琪的自己,也是害死她的人之一,他始終不愿意放過自己。

        活著的人把死去的人放在心里這么多年,想想就覺得是件好累的事情啊!

        操行評定停留在一個名叫唐影的警員的成績單上,任翊飛看著附有警員一寸照片的成績單,不由得感慨臉蛋……不是,考試成績不錯啊!無論是筆試還是體能,放在他哥哥的嚴苛標準里也算上佳。

        不過他哥哥的評語嘛……就一言難盡了。

        性格乖戾、剛愎自用、特立獨行、缺乏團隊意識、拒不受教。雖專業成績優異,但性格存在較大缺陷,暫不建議推薦。

        任翊飛摸著下巴,這個唐影,該不會就是最近這一年間,氣得自家哥哥好幾次賭氣說再也不要教學生了的人吧?

        想想如果真的能把任宸羽從警校那個保護殼中拉出來,也算是功德無量呢!

        任宸羽掛了電話,神色凝重。把電話還給他的時候,意味深長地看著他,說道:“你這個朋友的案子……”

        任翊飛立刻伸出手阻止他欲說出口的話:“打住!哥,我并不想知道跟這件案子有關的任何信息!”

        看他這個態度,任宸羽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我說阿飛,你好壞也是個警察,怎么說都不該撇得這么清吧?”語氣里卻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溫柔和寵愛。

        任翊飛笑了起來,露出臉頰兩邊深深的酒坑:“那我不是資質平平、邏輯欠缺、還粗枝大葉嗎?”

        這是任翊飛在警校就讀的時候,任宸羽給他的評論。

        任宸羽放下筆,總有一種自己挖了個坑結果埋了自己的感覺。

        “有時候我真懷疑你記得這么清楚根本就是故意的。”

        任翊飛笑得犯規:“我們家有你這個無所不能的大哥坐鎮就夠了。”

        縱是任宸羽在面對學生的時候是何等嚴厲,可面對任翊飛的時候還是撒不出火來,也許有的人生來就有這種本事,可以讓每一個人都對他溫柔以待。

        “其實你這個朋友是很謹慎的。他不是不愿意報警,只不過對方什么話都沒留下。在不清楚對方來歷的情況下,冒然報警不是一個好主意。”任宸羽眉頭微皺,“只不過找我的意義也不大。”

        任翊飛在心里默默地比了個小樹杈,立刻點頭道:“對對對!我也覺得還是要通過正規渠道報警比較好!”

        任宸羽默默地瞥了他一眼:“你這是能推就推啊!我的意思是,在不動用過多警力的情況下,要讓綁匪現身,恐怕要找另一個人。”


        2016年4月7日,9:00

        任宸羽走進楊樓古巷派出所,這里隸屬景區,雖說地方不大,但是卻比其他地區顯得更加繁忙和雜亂。

        門口停著一輛警車,后駕駛座的推拉門敞開著。任宸羽隨手拉住一個匆匆向外走的警員,問道:“紀風飏在哪兒?”

        警員匆匆指了指院內,還沒等他再開口就出去鉆進了警車。

        緊接著便聽到從里面傳出一聲洪亮的吼聲:“紀風飏人在哪兒!!!!”

        任宸羽不禁莞爾,走進院內,正看到一個像是剛畢業一樣的小警察戰戰兢兢地對另一個中年男人說道:“所、所長,沒找到風、風哥。”

        中年男子忍不住呵斥:“給他打電話!這都幾點了!傻愣著干嘛!”

        他約莫四十多歲的年齡,高約六尺二寸,塊頭很大。年輕的時候抓捕罪犯的時候在臉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刀疤,導致從那之后整張臉就變得有些猙獰,不熟悉他性格的人,天生就會對他產生幾分懼怕。

        小警察立刻說道:“是!是!”腳底抹油般跑走了。

        任宸羽笑著走過去:“看來不是我一個人在找他。”

        中年男子這才注意到他,臉上表情終于松動了一些,如果不是肌肉僵硬的話,可能還能從他的臉上看出一絲愉悅的驚喜來。

        “阿宸。”對方說道,“你也是來找紀風飏的?”

        任宸羽點了點頭:“師父,好久不見。”

        這個中年男子,就是任宸羽剛參加工作時候的師父,閆俊雄。任宸羽聽說他五年前查出有糖尿病,不宜擔任強度太高的工作,便被調到了派出所當指導員。

        閆俊雄拍了拍他的肩,說道:“好小子!來,進來說。”

        任宸羽跟著他進去,在略顯臟亂的破沙發上坐下,桌子上放著一個大海碗,里面有幾粒剩下的米飯,看程度像是隔了夜的,煙灰缸里面還有抽得只剩下煙嘴的紅雙喜煙頭。

        閆俊雄倒了一杯水給他,在他面前坐下,問道:“阿宸,你找紀風飏有什么事嗎?”

        任宸羽沒有回答,而是指了指外面,問道:“師父,他總是這樣……找不到人嗎?”

        說起這個,閆俊雄重重地嘆了口氣:“找他弟弟去了。”

        罪案斑駁
        罪案斑駁
        29.6萬字 · 1.7萬閱讀 · 187人關注
        神秘的黑暗勢力籠罩下,兇案接連發生,斑駁罪案,隱藏著諸多不為人知的真相。以任宸羽為首警方特案組精英盡出,對抗罪惡,堅守正義,雖然救贖就有犧牲,鮮血歷歷在目,但光明依然可期…… 更新時間:每周一、三、五、日
        Web note ad 1
        福彩3D100期开机号查询
        <optgroup id="g3z1h"></optgroup>
        <sup id="g3z1h"><menu id="g3z1h"></menu></sup><delect id="g3z1h"><pre id="g3z1h"></pre></delect>

        <delect id="g3z1h"></delect>

            <div id="g3z1h"><tr id="g3z1h"></tr></div>
            <em id="g3z1h"><ol id="g3z1h"></ol></em>

              <optgroup id="g3z1h"></optgroup>
              <sup id="g3z1h"><menu id="g3z1h"></menu></sup><delect id="g3z1h"><pre id="g3z1h"></pre></delect>

              <delect id="g3z1h"></delect>

                  <div id="g3z1h"><tr id="g3z1h"></tr></div>
                  <em id="g3z1h"><ol id="g3z1h"></o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