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g3z1h"></optgroup>
<sup id="g3z1h"><menu id="g3z1h"></menu></sup><delect id="g3z1h"><pre id="g3z1h"></pre></delect>

<delect id="g3z1h"></delect>

      <div id="g3z1h"><tr id="g3z1h"></tr></div>
      <em id="g3z1h"><ol id="g3z1h"></ol></em>

        ×

        絲綢之路密碼 | 楔子

        96
        宇文歡 7d53be0d 1506 471a ac9e 8a36b5a894c0
        2018.06.14 14:25* 字數 3164
        楔子.jpg

        一、楔子

        大唐龍朔二年九月三十中夜,長安大明宮早已沉入黑寂。只有一處偏閣,隱隱透出火光。

        偏閣左臨太液池,右側的曲折廊廡,遙遙與正殿含元殿相連,卻是孤懸于宮殿群外。

        月光黯淡,隱隱映出廊中一個人影,手持長明燈,步履甚急,不一會兒便至殿門外。略一躊躇,伸手輕扣了扣閣門。

        “誰在門外?”許久,閣內傳來女子之聲,嗓音不大,卻令門外之人微微一顫。

        “稟娘娘,是小安子。紅袖那里出事了。”小安子的嗓音也有些發顫。

        “進來。”

        閣門啟處,小安子兩眼一花,竟險些跌倒。

        原來閣中四面上下,竟鋪滿了數百面銅鏡。長明燈火照耀下,每面銅鏡,熠熠閃光,將屋內一切銅鏡,收攝入內,又融于屋內一切銅鏡之中。這閣中竟是一個層層疊疊、無有窮盡的琉璃世界。

        鏡中又映出三個人形,除了縮立于門邊的小安子外,另有一個女子,一個老僧,無窮盡地現于每面鏡中。

        “華嚴十玄門精義,莫非便如這鏡中法門:一入一切,一切入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緣起無盡,層出不窮?”女子隱于火光微弱處,身形曖昧不清,語音輕快,卻有股壓人的氣勢,如閣外新建的巍峨大明宮。

        “陛下一語道破,可知悟性之高,佛緣之深。”

        原來這女子赫然是手持內外權柄的當朝武皇后。老僧嗓音卻是不疾不徐,淡然從容。

        “佛經中帝釋天宮中的因陀羅網,亦如這琉璃閣一般么?”

        “一般境界。”老僧頓了頓,又道,“今日乃藥師琉璃光如來誕辰,老衲便以此取譬。”

        “藥師琉璃佛輕視女子,本宮不喜,”見老僧閉口不言,武后又道,“然華嚴智慧,確是精深博大,奧妙無窮,不愧佛家正宗。”

        “阿彌陀佛!”老僧坐如磐石,雙手合十,微傾了身子,“陛下慧根如此,佛家之幸,華嚴之幸!”

        武后似輕笑了一聲,忽轉向門邊,道:“紅袖出了什么事?”

        “紅袖……死了。”見皇后突然發問,小安子又是一哆嗦。

        “死了?”武后的嗓音亦有些凝滯,“何時?何故?”

        “昨夜戌亥之間……似是于沐浴時猝死。”

        “為何至今夜方報?”武后語調一緊。

        “今日……今日辰時,翠蛾喚紅袖進宮時方覺有異,太醫勘驗亦費了些工夫,且今日陛下事繁……”

        “太醫如何說?”武后一擺手,打斷道。

        小安子看了一眼端坐一旁的老僧,見武后未開口,便道:“太醫說她全身無一絲傷痕,許是因浴桶中水溫過高,心疾突發所致,只是……死狀有些怪異。”

        “有何怪異?”

        “紅袖死時,瞠目欲裂,兩眼布滿血絲,口鼻卻拉得極長,像是瞬間見了鬼魅,”小安子又往老僧處瞥了一眼,“且小奴只知紅袖素來體弱,從未聞她患有心疾。”他的語調漸漸平穩了下來。

        “我前日令你交她潤色的那份敕令,取回來了么?”武后垂首片刻,又道。

        “小奴該死!”小安子“撲通”一聲跪下了,“內侍省的人移走尸身后,小奴將她屋子墻縫都搜了個遍,仍尋不著那份敕令。”

        武后霍然長身而起,于閣角暗處緩緩踱了幾步,忽冷冷道,“鬼魅?哼哼。怕是有人作怪!”一頓又道,“本宮聽聞紅袖那婢子,沐浴時從不掌燈?”

        “此事小奴亦有耳聞,”皇后未怪罪,小安子臉上漸漸有了血色,“我聽翠蛾說,紅袖入浴前,必要緊閉門戶,熄滅燈火,只半開天窗,透進月光,方得愜意。”

        “昨夜亦是如此?”

        “是。內侍省來人,是將木閂砸開,方得入內。”

        “她這癖好,宮中有多少人知曉?”

        “怕是不少。”

        “怕是你與翠娥那賤婢傳出去的吧!”

        小安子臉色又是一白,卻聽武后又道:“你還知道些什么?”

        “據……據內侍省勘驗之人說,非但門戶自內緊鎖,屋內亦未留有外人出入之痕跡。”他尖細的嗓音有些發顫。

        武后默然片刻,重又穩穩坐下,淡淡道:“莫不是這宮中真有些鬼魅,竟讓那婢子遇上了?”

        小安子跪伏于地,作聲不得,額上已有幾滴汗珠滲出。

        “這事眼下有幾人知道?”

        “除去小奴、翠娥與……這位法師,只衛尉府三人與御醫一人而已。”

        “讓那四人別再開口了。”武后嗓音很輕,輕得可怕。

        一時閣中極靜,只長明燈燈芯中爆出“噼啪”之聲,小安子擦了擦汗,緩緩頓首。

        “阿彌陀佛”,老僧低沉蒼老的嗓音又緩緩響起,“老衲寺中正缺幾個守護山門和通醫的僧人,若蒙陛下恩賜,佛門之幸。”

        “智儼法師以慈悲為懷,便按法師之意辦,”武后淡淡一笑,轉向老僧道:“卻不知法師于此事有何見解?”

        原來這老僧便是接缽法順、光大華嚴的至相寺智儼大師。智儼雙目低垂,雙手合十,躬身道:“‘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陛下貼身宮人已去,又少了份敕書,那屋中可曾多出了什么?”

        小安子聞言一愣,眼珠子急轉了兩圈,似憶起一事,顫聲道:“法師如此說,小奴方才憶起,確是多了一根毛發,漂浮于浴桶水中。”

        “阿彌陀佛,想必并非是那宮人身上的毛發。”

        “法師明鑒。那毛發甚至不似人身所有,”小安子跪伏于嵌滿銅鏡的地面上,手腳亦似有些發顫,“那毛發火……火紅色,似是……似是一根狐毛。”

        智儼只微微點頭,似不甚意外。卻聽武后忽叱道:“無用的東西,退出去!”

        小安子道了聲“是”,顫著手腳退出了閣門外。

        過了片刻,武后緩緩道:“可是狐魅作怪?”

        “精魅出自人心,”智儼微微搖頭,一頓又道,“陛下那份敕書,可是關乎軍國大事?”

        “說與法師亦無妨,乃是西域三十九處關隘軍鎮調防敕令。”

        “敕令中自然寫明各處軍鎮駐營所在,及兵力虛實諸事?”

        “確是如此。”武后垂首沉吟片刻,“莫非法師以為,此事乃是敵國諜人所為?”

        “若是敵國之人欲窺探軍情,不應帶走敕書,謄抄放還即可。”

        “且自五年前平滅西突厥后,四邊安寧和靖,大唐實已無敵國。”武后緩緩點頭,“必是有人以為,將此敕書帶走,價值更大。然這敕書尚未加璽,確是作不得準。”

        智儼閉目垂頭,仿佛也在沉思,“除紅袖之外,陛下可還對誰說過敕令之事?”

        武后搖了搖頭,“紅袖前幾日臥病,本宮擬后便交由小安子送至她處潤色,那婢子長于文辭。此事絕未經第四人之手。這兩個奴婢跟從本宮經了不少風浪,可絕對信任。”

        智儼轉頭,似看向閣中四面銅鏡中的重重疊影,輕聲道,“緣起無盡,自微妙處。”一頓,又道,“老衲以為,若有人將敕書帶走,怕是須有一番遠行。”

        武后默然片刻,雙手合十道:“法師果然道行深湛,謝法師指點。”忽喝道,“進來!”

        小安子爬進了閣門。

        “替本宮記著,明日去中書省尋李侍郎制敕。長安西通沙州敦煌各驛道關隘,出關通西域之商隊旅人,嚴查貨物,若有可疑,一概緝拿。”

        “遵令。”小安子舒出一口氣,卻聽智儼又宣了聲佛號。

        “阿彌陀佛,陛下明斷。然老衲不日亦將西去于闐求經,陛下可否通融?”

        “可是為梵本《華嚴經》之事?”

        “正是。”

        武后沉吟片刻,“此是大功德,本宮自當成全。小安子,天亮后便去鴻臚寺走一趟,取一份通關文牒蓋璽。”又轉向智儼道,“西域路遠,法師可需扈從?”

        “蒙陛下深恩。此行老衲已發愿,將隨有緣人涉沙同行。”

        武后亦不勉強,便向門邊一點頭,道:“扶法師出閣。”

        小安子趕忙爬至老僧身側,智儼緩緩起身站定,平平伸出一掌,小安子輕輕握住,躬身緩緩將他領出閣門。智儼始終半合雙目。

        這開宗立派的一代大德,竟是個眇目盲僧。

        閣中余下武后一人,仍坐于壁角晦暗處,銅鏡中現出她的無盡側影,卻是紋絲不動,似已入定。

        不知過了多久,壁角邊的銅鏡后,忽然傳來“篤篤篤”三記清脆的叩擊聲,前兩聲急促,第三聲卻隔了許久,武后卻似是未聞,叩擊聲亦不再響起,又過許久,武后朝著那鏡面緩緩道:“‘商隊’何時啟程?”

        “明日便走。”雖隔著鏡面,仍可聽出那聲音沉穩而有力。

        “已準備妥當?”

        “人已湊齊。”

        “幾個人?”

        “六人。臨時或有向導,不過七人。”

        “明日你另取一份特使文牒。若有關隘定欲開箱嚴查,方可出示。”

        “是。”

        “另取七份通行過所。盯緊些,‘商隊’人數不可超出七人,若有可疑人等混入,即刻回報。”

        “是。”

        “此刻已是十月初一。”

        “距圣火日只余六十日。”

        “你記得就好。”

        “屬下牢記陛下交予的所有任務。”

        “西域不穩,危急時你別忘了本宮教你的法子。”

        “屬下謹記。”

        “退下吧。”

        步履聲又漸漸遠去。武后抬頭緩緩四顧,雙手合十,口中念叨:“一入一切,一切入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緣起無盡,層出不窮……”

        絲綢之路密碼
        絲綢之路密碼
        24.7萬字 · 10.6萬閱讀 · 405人關注
        大唐高宗武后朝,朝廷派出一支“特遣隊”,喬裝成商隊,前往西域邊地大夏,須于六十日內,執行一項決定波斯與大唐兩國國運的絕密任務。“商隊”頭人是南海巨商杜巨源,他的妖冶姬妾米娜,精通醫卜幻術;而真正的“特使”是傳奇人物王玄策,卻已落魄多年,清純伶俐的侍女玉機,實際是個瑜伽高手;王的侄兒智弘,只在關鍵時刻開口,卻是西域佛寺中人脈極廣的名僧;“商隊”的護衛、傲慢少年達奚云、則是名將之后,禁軍精銳“飛騎”的頭領。一樁意外事件,令“商隊”失去向導,突厥扮相的漢卒李天水領他們繞過兇險的戈壁,卻走入了西域危機爆發前夜的風暴眼。 隨著西行深入,王玄策等人發現他們的任務遠比預想中復雜,而藏著秘密“圣物”的貨箱,已暴露在西域五六股神秘勢力的眼皮底下,一時險象環生。為避強敵,縮短行程,“商隊”冒險踏入千里無人的天山秘徑,卻發現隊中每個人,似乎都藏了些秘密,而最可疑的,便是半路入隊的李天水……然而陰差陽錯間,小卒李天水的身份與命運,竟與大唐與西域的命運緊密相連,原本一心尋父的李天水最終挑起了歷史使命,領著“商隊”,穿過雅丹水道、坎兒井迷宮、輾轉天山、大漠、雪嶺、草原與黃金都城,走向此次“死亡西行”不可測的終點…
        Web note ad 1
        福彩3D100期开机号查询
        <optgroup id="g3z1h"></optgroup>
        <sup id="g3z1h"><menu id="g3z1h"></menu></sup><delect id="g3z1h"><pre id="g3z1h"></pre></delect>

        <delect id="g3z1h"></delect>

            <div id="g3z1h"><tr id="g3z1h"></tr></div>
            <em id="g3z1h"><ol id="g3z1h"></ol></em>

              <optgroup id="g3z1h"></optgroup>
              <sup id="g3z1h"><menu id="g3z1h"></menu></sup><delect id="g3z1h"><pre id="g3z1h"></pre></delect>

              <delect id="g3z1h"></delect>

                  <div id="g3z1h"><tr id="g3z1h"></tr></div>
                  <em id="g3z1h"><ol id="g3z1h"></ol></em>